新发地急救站负责人听到大家是阴性眼泪都掉下来

(原标题:面对面丨新发地区域唯一急救站负责人:听到大家都是阴性 我眼泪都掉下来!)

7月7日下午,新发地批发市场集中隔离期满、核酸检测合格人员陆续解除隔离。此前一天,经历近一个月的奋战,在第三次核酸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的情况下,新发地区域唯一的急救站——北京急救中心新发地急救站的全部工作人员,也终于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

疫情发生 新发地区域唯一的急救站担当重任

延伸阅读 北京市中风险地区降至9个 高风险地区还有1个 北京一小区有人不戴口罩串门 致聚集性疫情13人确诊 北京疫情:污染的公共环境可能成为疾病传播的媒介

新发地封了就说明疫情很严重,首先我就想到一定要做好防护,我们开始出库防护服、N95口罩、护目镜,一套一套都摆得整整齐齐,有急救我们穿上就走,不耽误时间。

那应该是最需要你照顾的时候。

从6月13日起,北京急救中心新发地急救站的急救车增加到两辆,一辆负责接诊普通的院前急救患者,另一辆专门转运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和核酸检测阳性者。

当日的远程会诊中,消化科黄瑛教授、普外科董岿然教授、血液科钱晓文副主任与日本京都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儿科多名医生在线进行了详细探讨。会诊结束,中日两国医生对于治疗方案初步达成一致。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将为妞妞的后续治疗提供支持和帮助。

6月11日,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发生聚集性疫情,作为新发地区域唯一的一个急救站,北京急救中心新发地急救站就此开启高速运转模式。其中,运送密切接触者和发热患者到指定集中医学观察点或者医院,是王丽民和同事们一项重要的工作。

曾战非典再战新冠 主动承担转运密接和核酸阳性者

为了确保每位工作人员的安全,也为了保障病患的安全,急救站安排给大家定期做核酸检测。

记者拍摄这天,王丽民转运一位密切接触者。凌晨4点20分,这位密切接触者被送到指定隔离点,但对王丽民来说,这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王丽民今年56岁,去年退休以后重新返聘回到急救岗位,担任新发地急救站负责人。出于对年轻人安全的考虑,加上自己2003年曾参与抗击非典,王丽民把其他两位年轻医生调配到了接诊普通院前急救的岗位,而转运密切接触者和咽拭子检测阳性者的任务则由自己和一名司机承担了下来。

高通量基因测序显示,妞妞是相关基因突变所致的极早发型炎症性肠病。诊治团队的消化科医生给患儿做了肠镜检查,发现肠道内有很多溃疡,有的溃疡又深又大。据悉,极早发型炎症性肠病指6岁以下炎症性肠病患儿,包含新生儿、婴儿及幼儿。目前,有70多种致病单基因突变与极早发型炎症性肠病发生相关。

6月13日到6月30日,我的心老提在这个地方。第一次做核酸检测我就问我们医院出来了吗?一看我们医院的,他们第一时间就给我发过来,没事,全是阴性。我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我真的眼泪就下来了。第二次检测,出来结果是阴性,我又放心了。一次一次做完了以后那个担心,一次一次心放下,我觉得我对得起他们。

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发生以来,为了保证工作人员的安全,同时也为了保护员工家人的安全,新发地急救站对所有员工实行封闭式管理,所有人吃住都由单位统一安排,不允许回家或擅自行动。护士马伟的家距离急救站并不远,步行也就十分钟,他的妻子已经怀孕五个月。

日本医生和患儿家长通过查找网络得知,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儿童炎症性肠病多学科团队在相关疾病的药物干预、造血干细胞移植等方面颇有经验和建树。他们于是求助复旦大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希望组织远程国际会诊。

据悉,日本总共报道过4例与妞妞一样的病例,其中2例死亡。京都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感到治疗该病的经验有限,患儿的诊治陷入困境。患儿家长想回国治疗,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无法成行。

两国医生在线进行了详细探讨。王炬亮 摄

急救站里的大管家 听到大家核酸阴性激动得哭了

她肯定会问新发地现在情况怎么样?

虽然自己承担了接送密切接触者和咽拭子检测阳性者的任务,但急救站的普通院前急救有时也会接到发热病人。利用回到站里的时间,王丽民要监督大家做好防护和消杀。生活上,她还要照顾好急救站内的每一位员工,让他们吃好睡好,不要过于疲劳,就像一个大管家。

急救站封闭管理 男护士“视频”照顾孕妻

我就给她打马虎眼,还行,你别担心,我们也做好防护了,今天也不多,你看新闻就知道了。她每天问我最多的话就是,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也不知道,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从今年1月份北京市第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转运开始,到7月11日,120全网络负压救护车由疫情前的27辆增加到112辆,累计转运新冠肺炎相关人员20370人次,其中确诊病例670例,疑似病例294例,密切接触人员8688人次,其他相关人员10718人次,实现了所有工作人员零感染。

对,她一个人在家里,小区在新发地,她也在隔离,她出不来我进不去。每天通过视频简单问候一下,你今天吃什么了或者你身体怎么样,孩子有没有动啊?

从2020年6月13日起,王丽民和她的八位同事两部车,一直坚守在北京急救中心新发地急救站,一天24小时,随时待命准备急救接诊。从6月13日到6月30日,急救站共转运386趟,而平时,他们一个月的转运量只有两百多趟。

毕竟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都五十多岁了,2003年非典时期我也做过防护。他们都年轻,没有拉过类似这样确诊和疑似的病例,拉的就是普通发热。有的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另外,护士马伟的夫人刚怀孕,都不容易。

一天转运二十多趟 全天身穿防护服 不敢进食 不敢喝水

2015年,复旦大学附属儿童炎症性肠病多学科团队率先诊断相关基因突变导致炎症性肠病患儿,并成功进行脐血干细胞移植。到2020年8月底,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已经收治该类患儿100余例,其中60余例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绝大多数恢复良好。中国专家近年来多次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高质量学术论文,引起外国同行关注。

据王丽民介绍,新发地疫情发生以来,最多的一天她曾经出车二十多趟,全天防护服,因为穿防护服不好上卫生间,所以任务不完成不敢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