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山咔咔”里的电商铺就致富路

贵州“山咔咔”里的电商铺就致富路

10月5日,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山咔咔”(山咔咔:贵州方言,意为大山的角落)电商平台的直播间里,两位主播正在为网友推荐、试吃、砍价农特商品,幽默的语言吸引了两万多名网友参与,国庆期间6天销售额超过15万元。

5岁之前,伍钦源对护理工作便有了初印象。伍钦源小时候身体较弱,是医院的“常客”。每次生病去医院,在熟悉的医生看诊了之后,往往和护士接触的时间会更久一些。在伍钦源的记忆里,护士们忙碌的身影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2013年11月,张荣飞的创业之路在一间20平方米的小屋里起步了。“那其实是我姐姐家的煤棚,经过改造装修后,我把它作为工作和住宿的地方。”张荣飞说,住宿、运营、储存货物、打包货物都在这间小屋进行。

计划开学后多“拼一拼”

彼时,伍钦源心里是倾向读护理专业的,但是家人觉得光电信息科学与工程专业将来就业选择面广,最终他听从了家人的建议选择了后者。

张荣飞和“山咔咔”的故事要从2013年说起。

可谁能想到“山咔咔”品牌创立起步的地方竟是一个煤棚。更令人敬佩的是,创始人张荣飞竟是右腿残疾。

2013年年初,张荣飞带着多年积累的电商运营知识回到家乡。几番考察后,他发现在遵义做服装、电子产品等行业都不占优势,便将创业方向转向农特产品。

2015年3月,随着客户的积累和订单的增多,张荣飞将店铺搬到了汇川区海尔冰箱厂配套厂房内。同年5月,他又注册遵义禾农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申请“山咔咔”品牌,开始走团队化、公司化运营道路。

“初中毕业后我读了职校,还通过自学参加了成人高考。别人都说读书多没有用,我却不那么认为。”张荣飞回忆,拿到毕业文凭他便选择外出打拼,这时候才明白自己“异于常人”。

2018年,张荣飞搭上了汇川区招商引资“快车”,将公司落户到汇川区高坪工业园区。此时,张荣飞的公司已形成“线上+线下”全渠道经营模式。线上在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唯品会等平台销售农特产品,并通过抖音、快手等新媒体进行直播带货;线下则在遵义新雪域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专业门店销售。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面对经济下行、货物滞销等难题,公司迎难而上,转而采用“直播带货”的形式助推贵州和遵义的农产品走出大山、走向全国。

“去年公司产值是1680万元,今年的目标是2000万元,带动更多涉农企业发展,为群众增收出把力。”张荣飞对未来充满信心。

从小煤棚到大厂房,他仅用了5年时间。这两年,张荣飞的“山咔咔”品牌又延伸出了3家食品加工厂和“山呷呷”“味觉行者”等子品牌。“‘味觉行者’立足农特产品,打造集美食、旅游为一体的高端品牌,‘山呷呷’则是展示贵州的好山好水好人好物。”张荣飞说,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张荣飞也主动担起社会责任,仅电商公司就为37名群众提供了直接就业岗位,其中还有9名残疾人,间接带动150余名群众就业。

从2007年到2012年,张荣飞一直辗转广东、上海、浙江等地打工。“这几年的经历让我萌生了创业的想法,特别是接触和学习电商相关运营、管理后,让我更加坚定了从事电商行业的信心和决心。”“山咔咔”品牌创始人、遵义禾农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荣飞说。

伍钦源来自中国澳门,是暨南大学光电信息科学与工程专业2018级学生。中学时期的他成绩优异,获得学校保送暨南大学的名额。选择专业时,他在护理学和光电信息科学与工程专业之间犹豫。

没有员工,张荣飞一人包揽了拍照、写文案、进货、客服、打包、寄快递等工作,平均每天要工作10余个小时;没有创业资金,他便用信用卡购买了一台低配版台式电脑和一辆三轮车,加上对房间进行简单装修和进货,一共花了1.5万元左右,这就是他的启动资金。

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伍钦源也密切关注着疫情相关动态。看到有护士需坚守岗位几个月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的新闻,他很受感触。“如果更多人加入到护理行业中来,护士队伍更庞大了以后,是不是他们就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下?”

张荣飞从小生活在遵义市汇川区偏远的山盆镇雨台村,因患小儿麻痹留下了右腿残疾。但他并未因此自卑,而是从小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读书,我也可以与常人无异。”

“对于常人来说,走进一间满是病人的房间都需要很大的勇气了,何况护士们还要和这些病人长久相处。”当时,伍钦源就常常在心里想象着自己将来也加入护士队伍,帮助病人缓解病痛。到了高中,伍钦源有机会就去学校的校医室做义工,给校医打下手帮忙。

“我们一天有两场直播,一场大概持续七八个小时,像遵义酸菜、羊肉粉、麻辣土豆片都是我们的‘拳头’产品。山盆水竹笋、娄山天麻等汇川特产也很好销,日均销售600多单,周末还要多很多。”“山咔咔”电商平台主播陈粤丽介绍,10月23日公司启动“双11狂欢季”,一天就销售了5万多元。

“‘山咔咔’电商从平台上线那天起,就以经营特色、绿色、生态的优质农产品为主导,通过‘线上+线下’模式,产品经常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张荣飞说,在汇川区政府的优惠政策帮助下,他的公司建成了1500平方米的标准化厂房,集农产品资源整合、开发、加工、销售于一体,从原材料收购到初加工,再到产品上线销售已具备一套相对成熟的系统,发展势头强劲。

幼年萌生投身护理行业念头

经过一年多的尝试,伍钦源在大二时提出了转专业申请,大三进入到护理专业学习后相当于要从头学起,比着同一级入学的同学要晚毕业一两年,但伍钦源觉得这是值得的。“与其将来后悔大学时为什么没有转专业,不如现在就转。”伍钦源坦言,比起将来工作后几十年从事自己不太感兴趣的行业,眼下延迟毕业一两年其实“很划算”。

“感觉自己长大了,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专业。”上周,伍钦源接到成功转专业的通知。终于能够学习两年前进大学之前就想读的专业,伍钦源感觉像是“圆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婧

暨南大学护理学院院长、广东省护士协会会长陈伟菊表示,喜欢护理学是学好这个专业的首要因素。“他这么喜欢护理,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学得很好。”陈伟菊说。

“做得比别人多,挣得却永远比别人少,感觉不像是获得劳动报酬,更像是施舍,内心备受打击。”张荣飞意识到在外工作并不利于自身发展,便萌生回乡创业的念头。

伍钦源计划开学后在学习上多拼一拼,争取可以提前一年毕业,也就是比他正常毕业时间晚一年毕业。目前,他打算好好利用暑假在家的时间,先提前学习护理学相关的知识,为开学作准备。

在伍钦源看来,小学中学时的课程,无论喜欢与否都要按部就班地读完,到了大学选择专业时,个人的选择意愿比较重要,选自己喜欢的才更有动力。“四年说短不短,但和将来几十年的工作时间来比,说长也并不长。”

学习的过程中,伍钦源渐渐发现自己对理工科专业的学习并不那么感兴趣,学习动力不足,再加上理工科专业学习难度也相对较大,他的学习历程并不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