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前软银再次施压Grab和Gojek合并谈判取得进展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浪科技,作者:新浪科技。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多位知情人士称,软银集团CEO孙正义(Masayoshi Son)再次向东南亚网约车巨头Grab联合创始人陈炳耀(Anthony Tan)施压,希望Grab能与东南亚另一家网约车服务商Gojek达成一项停火协议。

过去在马里,患者很难在当地获得精准、可靠的放疗计划,而现在,Dramane Sanogo在马里当地接受检查,当地医生将影像资料发到远程放疗服务中心,国科大肿瘤医院远程放疗平台给出的放疗计划当天就能传回。病人根据该计划在马里治疗即可。

“要进一步深化简政放权,放出市场活力;进一步推行公正监管,管出公平正义;进一步提升服务效能,服出便利实惠;进一步强化评价引导,激发改革动力。”林念修表示,在看到优化营商环境丰硕成果的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我国营商环境在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等方面与国际一流水平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要在巩固前一阶段改革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持续加力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报告显示,2019年,各地区、各部门把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作为“六稳”的关键性举措和重要抓手,优化营商环境各项工作取得积极成效:聚焦减审批减材料,市场准入门槛不断放宽;聚焦规则公开透明,公平公正监管不断强化;聚焦减环节压时限,便民服务水平不断提升;聚焦完善法规制度,合法权益保护不断加力。

“云放疗”走进非洲马里。国科大肿瘤医院供图

Grab和Gojek是东南亚最具价值的两家初创公司。知情人士称,经过数月断断续续的讨论,Grab和Gojek目前正积极通过Zoom(视频会议平台)定期举行会议,并取得了进展。

马里位于非洲西部,医疗卫生条件比较落后。位于其首都巴马科的马里医院放疗中心在2012年安装直线加速器和CT模拟定位机等放疗设备,是当地惟一的放疗中心。由于缺乏医学物理技术专业人员,该中心一直未能开展放射治疗。2014年以来,国科大肿瘤医院选派物理技术专家开科并托管马里放疗中心,7位专家接力帮扶,帮助其建立了规范的放疗流程和质控体系,留下了一支“不走的医疗队”。(完)

目前,一个关键的纠结点是:两家公司是合并所有业务,还是Grab只收购Gojek在印尼的业务。

对此,Grab、Gojek和软银的代表均拒绝置评。知情人士同时指出,双方的谈判是不稳定的,最终也可能不会达成交易。

知情人士称,Grab CEO陈炳耀更倾向于较小范围的收购,这将使他在交易完成后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可以将Gojek印尼业务作为Grab的子公司来运营。此外,这样的交易也能较小的稀释陈炳耀的个人股份。

Grab目前在八个国家开展业务,最近一次估值约为140亿美元;而Gojek的估值为100亿美元,在印尼、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开展业务。Grab的投资者包括Uber、老虎全球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和丰田汽车等,而Gojek投资者包括谷歌、腾讯、KKR和华平投资等。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两家公司之间的敌意,已经干扰了看似明显的机会,这也让软银感到沮丧。该知情人士称,孙正义去年年底访问了印尼,此后便呼吁双方能达成停火协议。

44岁的Dramane Sanogo是该项目的第一位受益者。他因咳嗽胸闷到医院就诊后被诊断为局部晚期肺癌,经国科大肿瘤医院多学科讨论,决定给予放疗联合化疗的综合治疗。

相比之下,Gojek的股东们希望将两家公司的东南亚业务整体合并。这样,他们最终将拥有更多合并后的业务。作为Grab的最大投资者,孙正义的想法与Gojek股东们的想法基本一致。

马里医院院长Ousmane Attaher Dicko表示,“感谢国科大肿瘤医院专家一直以来对马里放疗中心的援助,中方专家克服各种困难来帮助我们,服务马里百姓,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受到了马里医院同事和马里人民的尊重;随着智能化远程放疗系统的启用,中国专家始终在我们的身边,通过远程系统我们可以随时获得技术支持和学术交流,提升我们对肿瘤患者的服务质量和水平。”

自2018年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立足国情,以市场主体和社会公众满意度为导向,牵头研究建立并不断完善中国营商环境评价体系,连续3年开展营商环境评价。本次发布的报告全面梳理了中国营商环境评价制度和评价方法,回顾总结了2019年我国优化营商环境的成效亮点,系统描绘了2020年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的前景展望,提炼了一大批改革举措和典型经验,集中呈现了各重点领域的最佳实践、改革方案和路线图,多角度、多方位展示了各地优化营商环境的原创性、差异化探索。

在过去的几年里,Grab和Gojek为争夺主导地位,而陷入了一场激烈且代价昂贵的战斗。显然,合并能够减少现金消耗,并创建该地区最强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

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担忧是,监管机构能否批准这项潜在交易。知情人士称,双方正在就结构和估值,以及如何缓解反垄断监管机构的担忧进行谈判。这笔交易还可能取决于疫情的影响持续多久,这将影响两家公司的现金流。

分析人士称,这突显了Grab CEO陈炳耀和孙正义之间的紧张关系,而后者一直是Grab的坚定支持者。如今,Grab服务范围已拓展到外卖和数字支付领域,目标是在东南亚创建一款一体式“超级App”。但同时,Grab的亏损已经开始影响到孙正义和其他支持者。